如何面对居家隔离生活?听听国际空间站宇航员的专业建议

170次阅读
没有评论

如何面对居家隔离生活?听听国际空间站宇航员的专业建议

美国航天总署航天员克里斯.卡西迪在国际太空站凝视着穹顶外的景色。他在2013年8月登上这个绕行地球的轨道实验室,担任远征36(Expedition 36)任务的飞行工程师, PHOTOGRAPH BY NASA

据美国国家地理(撰文:MICHAEL GRESHKO编译:邱彦纶):宇航员克里斯.卡西迪(Chris Cassidy)将在国际空间站(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)待上六个月的时间,该如何在狭小空间度过漫漫长日?他可是专家呢!

克里斯.卡西迪即将进行隔离检疫──对即将发射前往国际空间站的美国航天总署(NASA)航天员来说,这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。不管是否有疫情大流行,这些美国航天总署的航天员都会在发射前被隔离两个星期,以确保他们不会把任何病菌带到国际太空站上,美国航天总署将这个措施称为「健康稳定」(health stabilization)。美国航天总署还表示,为了以防万一,正考虑让卡西迪和其他机组员在飞行前进行COVID-19(新冠肺炎)的检验。

前海豹部队(SEAL)的美国海军上尉卡西迪将在4月9日,与俄罗斯航天员阿纳托利.伊凡尼辛(Anatoli Ivanishin)和伊万.瓦格纳(Ivan Vagner)一起乘坐俄罗斯的联合号(Soyuz)火箭,发射前往国际太空站。这是卡西迪指挥的远征63(Expedition 36)任务的一部分,三人将在太空站上共同生活和工作达六个月之久。这也是卡西迪的第三趟太空之旅,他曾于2009年进行航天飞机飞行和2013年停留国际太空站期间,在地球轨道上航行了182天。

卡西迪正在俄罗斯星城(Star City)进行发射前的准备工作,他在电话采访中与我们即将聊到即将执行的任务,还有像COVID-19大流行这样的事件,会如何影响他的地球轨道实验室任务。(本访谈为因应篇幅和清晰性,经编辑处理。)

这是您在2013年之后第一次回到国际空间站,当您回去时,您最期待的是什么呢?

我真的很期待看到熟悉的面孔──飘浮穿过舱门,看到安德鲁和洁西卡【美国航天总署的宇航员安德鲁.摩根(Andrew Morgan)和潔西卡.梅尔(Jessica Meir)】,并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,那会是个美好的时刻。如果您在电视上看到那些情绪──微笑和大笑──那都是真实的。我们是一起工作的朋友、同事,但我们也是共同经历超酷事物的人类。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在最初的几个小时里,体验这一切。

当然,欣赏窗外的景色总是让人目眩神迷,但我们(在摩根和梅尔回到地球之前)的交接时间有限,所以我只想在那个星期尽量吸取他们的经验,毕竟过几天后他们就会离开了。

考虑到COVID-19的大流行,我不得不说现在准备发射是个相当不寻常的时间点。这给您和您的同事带来了哪些挑战?

有趣的是,其实发射前的准备工作并没有什么不同,我们机组员的检疫工作与我先前习惯的检疫工作非常类似。真正奇怪的地方是其他人也都处于隔离检疫的状态。要保持「社交疏离」(social distancing)这样的概念不仅仅是我们三位机组员的事,而是每个人都得如此。

另一部分就没那么操作性,而是比较偏向支持性质。我们得要检视所有参与发射人员的不确定因素:朋友、家人、美国航天总署的支持人员。这些事情全都瞬息万变,我敢肯定,您的生活在过去的七天一定也是如此充满变化。

保持社交疏离的政策首度让许多人得在家工作。国际空间站可以说是在地球上、或着说是地球附近最极端的在家工作环境。关于这点,你对大家有什么建议吗?

(大笑)好吧,我认为规律作息是最重要的。在国际空间站时我们别无选择,任务控制人员会告诉我们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,但是我在军事部署时也有这样的经验。有时候,在我们海军的军事部署行动中会有些空档,我们发现让大家保持某种正常的规律作息,确实会比较健康。

如果每个人都很懒散,睡到11点才起床,也不梳头发或刷牙,那么您不但看起来很糟,而且感觉也会很糟,更会陷入绝望之中。因此,我建议大家的最基本原则,就是要依照周一至周五的规律作息生活。

根据目前的计划,您要在国际太空站上头待到10月,您有什么想法呢?您会怎么处理与地表事物的分离呢?

很有可能的情况是我会在10月时回到地球,希望老天保佑,COVID-19的大流行到时候已经结束,大家将开始尝试恢复正常的生活,就像911事件之后的几个月一样。这得要花一些时间,但最后生活会恢复到接近正常的状态,或是另一种新定义的正常。

我会在太空站上度过整个春天和夏天,这对我来说真的很有趣。当然,我一定会非常忙碌。我大部分的时间会独自待在太空站上,并期待迎接SpaceX载人飞龙号(Crew Dragon)任务把我的同事──道格.赫尔利(Doug Hurley)和鲍伯.贝肯(Bob Behnken)带到太空站来。因此我会处在行程满档的状态,我的心思也会全力投入,但我仍然还是会与家人、亲人和朋友聊天、交流和发送电子邮件,我会间接地透过他们参与地球上的生活。

我当然不会与地球上的生活断绝关系,然后认为,哦,这不关我的事。这当然与我有关,因为我的家人就在这里生活着,我的朋友和同事,也都即时的经历地球上的一切事物。

正文完
 0
cbf001
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由 cbf001 于2022-10-10发表,共计2096字。
转载说明: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-4.0协议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